从此,我不再遗憾鲸落

最新从此,我不再遗憾鲸落

据说鲸可以预知自己死亡的,当它预知自己死亡将近,便会悄悄地寻找一片海域,自己孤独的等待生命的尽头,当它在海洋中死去,尸体便会沉到海底。这,被称为鲸落。当这样一头庞大而又美丽的生物死亡并沉下海底,许多人都曾感到过遗憾吧...

平凡生活中的一抹亮色

热文平凡生活中的一抹亮色

寒假,我回到故乡。依然是那亘古不变的红砖屋,外面的一层漆早已褪去了原先华丽的色彩,只剩下一抹褐色的残壁。小院子里的草坪绿油油的,在阳光下不时地闪烁着异样的光芒。冬日的阳光暖烘烘的,外婆早已站在木门前等我。破旧的外框,...

月光下的温柔

热文月光下的温柔

陪伴是最沉默的温柔。雨过之后地上有小水洼,月光在上面投出一小片亮光,让你想将这一小片温柔美好盗走,独藏心里。但却忘了自己已经拥有的温柔,就在月光下。自习时突然一阵暴雨袭来,将近几日的燥热驱走几分,让风有了泥土和雨水的...

在苦痛中成为温柔的堂吉诃德

热文在苦痛中成为温柔的堂吉诃德

“宁可睡在不舒服的床上当自由人,也不睡在舒服的床上当不自由人。”——杰克·凯鲁亚克《达摩流浪者》生夫天地逆旅,每个个体终其一生求索, 试图以秩序性载体锚定自身于层叠时空中的位置,以求自身意义性不朽。但世事往往不遂人意...

乌鸦

热文乌鸦

那年,我遇到了你。白暮渐渐地躲到浑黄的落日身后,那时,黑羽坠落人间,几朔回转,竟落到我的肩上,又怕吓了我似的,摆了摆翅,我望着他琥珀色的眼眸,笑了,轻道了一声。“落日残霞,轻树寒鸦”你歪了歪头,那双琥珀色的静湖中,慢...

时光斑驳处的盛夏

热文时光斑驳处的盛夏

“我多想回到那个夏天,蝉鸣在田边吹过眼睫,贪恋夏夜星空你侧脸,犹记得清风撩拨心弦。”盛夏倏忽而至,街道旁树木蓊郁,清晰的蝉鸣在茂密的树叶间渐次响起,以极具穿透力的嗓音提醒我们时光的流转。这份流转唤醒了街道上正在洒水的...

总想为你唱首歌

热文总想为你唱首歌

身着白衣,心有锦缎。 天高云淡,灿烂的阳光久觅而不得,原本喧嚣的街道上冷冷清清的,店铺也大多紧闭着门。这冬与春密谈的季节里,连阴晴也不辨了。这座城市从未如此寂寥过,那么多人都蜷缩在卧室里,害怕着外面那名为“...

一路欢歌

热文一路欢歌

“总有些幸运的人,什么都不做就得到了一切”深巷内,此起彼伏的叫卖声是属于他的朴素。落灰的木质推车内垫着块深褐软木板,几根粗长的草靶子上插着淋上糖液的冰糖葫芦。十年来,他总是推着这辆老旧的推车,车轮旋钮处常发出的声响伴...

麦香万里,情浓四方

热文麦香万里,情浓四方

柔和清冷的月光,被撕成闪光的麦粒,播在朴实热诚的胸膛间和夹杂着泥土浑浊气息的豆大汗珠里。亿万颗星星在五月的夜悄悄灿烂,被夙兴而起带着麦秆编织的草帽的中国农民无意拾起。 我行走在夜间之路,...

南屿沙滩

热文南屿沙滩

“在天空中打鱼,天空的底层有石子似的星星。”海水漫了上来,一层层泡沫被轻轻推上沙滩,然后慢慢地聚在一起,连成白色的花边,缀于沙滩。我站在铺满青草的斜坡上,倚着栏杆,望向大海。身后,婚礼的合影环节尚未结束,风儿携着笑声...

admin

admin

V管理员
文章 1214 篇 | 评论 1 次
最新文章